趣店向左、乐信向右:赛道和起点相同,却为何渐行渐远?

/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25 12:59:09  来源:燃财经 
燃财经(ID:rancaijing)原创 作者 | 孔明明 编辑 | 夏温 北京时间3月18日和3月24日,老对手趣店和乐信先后发布了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。 截至发稿前,趣店股价为2.13美元,总市值为5.4亿美元;乐信股价为9.27美元,总市值为16.57亿美元。 如果对比这两份财报,你会发现这是一个起点和赛道相同,但受创始人基因和性格影响,两家公司最终渐行渐远的创业故事。 2013年8月,乐信成立(前身为分期乐);2014年3月,趣店成立(前身为趣分期),两家公司几乎同时切入校园商品分期市场,并在混乱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壮大,于2017年先后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。 有趣的是,趣店和乐信的两名创始人罗敏和肖文杰均为1983年生人,都是江西人,普遍的说法是,当年肖文杰从腾讯财付通离职后,创办分期乐,罗敏从肖文杰那里得到了灵感,并在半年后,创办了趣分期。两人都选择进入校园金融市场。 但后来,两家公司渐行渐远。罗敏善战,进入校园市场后,趣分期迅速占领了大部分省市的校园市场,而肖文杰只得步步紧跟;2016年“校园贷”负面频出,在受到监管之后,罗敏转战“现金贷”,而肖文杰认为校园用户依然是自己的用户;罗敏在趣店上市之后,先后尝试了十几个新项目,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,肖文杰则带领乐信稳扎稳打,几乎没有改变过金融科技的大方向。 罗敏和趣店是大起大落,肖文杰和乐信则是稳扎稳打;罗敏是典型的互联网人作风,快速试错、迅速推进,肖文杰则略带精英主义色彩,做好规划,按照规划一步步倒推、前进。 很难判断哪个风格更好。但似乎,胜利正站在信奉“长期主义”的乐信这边。只不过,看起来暂时占据优势的乐信也在面临多方位的竞争,趣店也在3月18日宣布上线新业务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“万里目”,并表示会推出“百亿补贴”产品。让人好奇的是,这场战争还会持续多久? 下降的趣店和平稳的乐信 3月18日和3月24日,趣店和乐信先后发布2019年Q4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。 财报显示,乐信2019年第四季度营收31.5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50.4%;该季度经营毛利15亿,同比增长59.7%,净利润为5.18亿。趣店2019年第四季度总营收为19.32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7.1%;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,净利润为1.28亿元,同比下降83.3%。 2019年,乐信全年营收为106亿,同比增长39.6%,全年净利润23亿,同比增长16%;2019年,趣店总营收为人民币88.40亿元,同比增长14.9%,净利润为人民币32.64亿元,同比增长31.0%。 制图 / 燃财经 由上图可以看出,在2018年前三季度,趣店营收一直高于乐信。2018年8月,趣店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到期,其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出现了下滑,在推出开放平台战略后略有回升,但在2019年第四季度再次出现下滑;而乐信的营收则一直平稳前进,在2019年年初提出新消费平台战略后,开始稳步上升。 制图 / 燃财经 但在净利润方面,除了2019年的第四季度,趣店一直高于乐信。据业内人士称,这是乐信一直在市场和研发方面持续投入所致。 制图 / 燃财经 财报还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趣店累计注册用户数为7946万,乐信累计注册用户为7330万。虽然从总数上,趣店略胜一筹,但从上图可以看出,乐信的用户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速,稳定增长;只不过乐信的销售与市场费用也一直在上涨。在流量红利消失后,两家公司都正在面临如何获取更多流量的难题。 趣店在2017年10月18日登陆纽交所,开盘价34.35美元,较24元发行价上涨43%,最终报收29.18美元,市值曾一度高达115亿美元;同年12月22日,乐信在纳斯达克上市,发行价为9美元,开盘价11.8美元,报收10.7美元,总市值17.5美元。 截至发稿前,趣店股价为2.13美元,总市值为5.4亿美元;乐信股价为9.27美元,总市值为16.57亿美元,后者已是前者3倍。 打仗的人和做规划的人 在趣店和乐信背后,站着两名出生于1983年的江西男人。 罗敏2004年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,肖文杰2005年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。2005年夏季的某天,罗敏混进了李彦宏在北大的演讲场地,当时他正准备来北京补习,想要参加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招生考试,那时他的理想是进一家五百强外企。但在听完李彦宏演讲后,罗敏将考研的书全部扔掉,想要创业。 而在2004年,还在读书的肖文杰看到了报纸上刊登的一篇文章《陈天桥:盛大公司在美国上市》,从那时起,肖文杰下定决心要进入互联网行业,并开始研读《互联网周刊》以及《IT经理世界》,腾讯成了他当时的职业目标。 很快,罗敏和三个北大毕业生一起开始了第一个创业项目底片网,几乎抄袭了美国的Facebook,此后,罗敏先后尝试了多次创业,但都以失败告终;而在2005年,肖文杰到了深圳,想要进入腾讯工作,在尝试未果后,肖文杰从小互联网公司的网页设计做起,并在两年后如愿进入腾讯工作。 2013年10月,已经成为腾讯财付通产品总监的肖文杰离职创业,创办分期乐。乐信的一名前员工刘威告诉燃财经,在分期乐上线后,因为肖文杰的目标是校园市场的商品分期贷款,但由于他自己是产品出身,不擅长市场,于是找到了当时在好乐买任职的罗敏,想请罗敏担任合伙人。让肖文杰没想到的是,5个月后,罗敏创办趣分期,业务同样是校园市场的商品分期贷款。 罗敏 “当时好乐买主要市场渠道是高校,罗敏号称自己旗下有一个3万的校园团队”,刘威说,“但其实你不能说罗敏是抄袭,毕竟他没有自己亲手做过这件事情,只是复制了肖文杰的想法。” “罗敏是一个亡命徒”,趣店的前某业务负责人张林告诉燃财经。 趣分期项目上线在3月21日,分期乐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、武汉、重庆五个地区筹建是在4月,6月底开始运营。4月中旬,趣分期从母校江西师范大学招了十多名实习生,成为趣分期地推铁军的雏形,5月底发往全国,6月底开通15个省,7月中旬地推人数100人,几乎覆盖了全部省份,到2014年9月1日,罗敏宣称开通180个城市。 在进入乐信工作之前,刘威在趣店短暂呆过一段时间。“你知道罗敏有多疯狂吗?他招人只培训两天,然后会让你带点钱,跑到一个城市去租办公室,总部给你寄传单海报过来,开始干”,刘威说,“罗敏在发现一个学校可以跑通之后,会一次性复制100个学校,而肖文杰则是希望一个学校一个学校复制。当时肖文杰被打得完全没有还手能力。” 很快,两家公司先后获得了巨头的青睐。2015年3月,分期乐完成了京东投资的C轮融资。2015年8月,趣店集团获得了由蚂蚁金服领投的2亿美金E轮投资。 只不过,疯狂扩张被政策踩了急刹车。 2016年4月,教育部与银监会联合发布了《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》,迫于监管政策压力,趣店关停“校园贷”转向白领和蓝领“现金贷”业务;而乐信同样选择进入白领和蓝领市场,但肖文杰不认为校园市场应该被放弃,乐信招股书中也称,“作为培养负责任的支出和借贷行为的一部分,我们不会为大学生客户提供超过人民币12000元的贷款额度。” 依靠投资方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App的导流,罗敏推出的另一款“现金贷”产品来分期在2016年上半年实现了盈利;乐信在2016年也实现了全面盈利,当时乐信旗下包括年轻人互联网消费金融品牌分期乐、针对普惠人群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品牌提钱乐、针对互联网理财人群的子品牌桔子理财,以及资产管理开放平台鼎盛资产。 2017年11月末,《关于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的通知》下发,强监管时代来临。 机会主义VS长期主义 罗敏和肖文杰,两个人带领着趣店和乐信两家公司按照惯性继续向前。 罗敏选择转型新业务,自2017年趣店上市后,先后尝试了十几个项目,但均以失败告终,2018年下半年,趣店宣布启动开放平台战略;而肖文杰则开始带领乐信进入个人无抵押、纯信用的整个消费金融领域,并在2019年初提出了新消费平台战略。 乐信表示,经过前几个季度的布局,其线上线下场景已经打通,新消费平台战略效果开始显现,目前,乐信自有线上消费场景分期乐商城的SKU(商品数量)已超过200万,2019年全年来自线下消费场景的交易额为205.6亿;乐信新消费平台的另一品牌乐卡,正在实施“百千计划”,陆续接入上百家线上线下消费巨头、上千个商家、上万家门店。 制图 / 燃财经 其中,早在乐信的招股书中,就只介绍了分期乐、桔子理财、以及鼎盛资产三项业务,乐信称,其自2015年底开始上线运营的“现金贷”产品提钱乐在2017年底已经停止运营,其优质客户已经被转移到了分期乐上。 资料显示,乐信自2017年10月搭建了乐信的AI lab团队,把AI作为一项单独能力去进行研究,目前已经研制出了智能风控引擎“鹰眼”、海量小微金融资产处理技术平台“虫洞”等。据刘威观察,乐信可能是国内最早开始布局机器授信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。 制图 / 燃财经 据财报显示,乐信2019年全年金融科技收入(即贷款撮合与服务收入)达56亿,同比增长171%;4季度,金融科技收入达17.5亿,同比增长112%;而趣店自2018年下半年启动的开放平台战略,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营收逐步上升,但在第四季度,趣店的开放平台业务实现收入6.49亿元人民币,环比下降34.6%。 “开放平台战略有两个核心要点,一个是获客能力,另一个是风控能力”,张林称,“虽然趣店有风控部门,但因为大家都是做数据出身的,而不是做风控模型出身的,没有专业的人去做风控策略。” 张林还称,趣店在2019年上半年的核心指标依然是扩大规模,而不是去控制。为了增加放款,趣店把用户的额度提高、同时把账期拉长,“这些坏账不会马上爆发,但会在两年之后大规模爆发。” “罗敏是个亡命徒,这是他的优点,但也是他的缺点”,张林说,“他耍起横来非常猛,像之前他踩中了蚂蚁金服投资那件事情,特别好,但如果他没踩中,就是死路一条。”在张林看来,罗敏性格里的冲动和不听劝告,也让他一直没办法跳出自我,进行反省。 但在刘威看来,虽然肖文杰有耐力,却缺少了创新性和突破力,“很多业务,乐信都是跟随策略,并且,虽然肖文杰一直想做年轻人市场,但他一直没找到获取年轻人流量的办法,没有获得大规模成功。” 在消费金融领域,一直有大平台在竞争,且流量获取越来越难,这些是乐信需要面对的问题。刘威认为,肖文杰更想做的是一家中国的信用卡公司,但让他担心的一点是:“消费金融有个定律,如果一个用户连续在你这里用了三年,肯定会走上以贷养贷的不归路。如果乐信的新用户增长速度赶不上流失速度,它的用户群体会越来越恶化,最后也会比较危险。” 而在上海财经大学研究员崔丽丽看来,趣店宣布上线的新业务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,早有类似的平台在做,并不新鲜;张林更是直言不讳称,罗敏一向是想到什么就会做什么,不做市场调研,也不做测试,奢侈品电商项目能否成功仍然有待观察。 “未来的金融科技公司,我认为是能够通过大数据及其分析工具来更好地消除资金供给、需求之间的信息不对称,避免错配,实现资金资源更好匹配的公司”,崔丽丽说,“同时这些公司应该在各种场景中,对接人们的金融需求,通过存留人们的相关数据轨迹,构建起一套新的‘信用体系’。”她认为,趣店现在再去切消费类金融场景,已经比较滞后,优势并不突出。 机会主义者灵敏、敢冲,长期主义者足够稳重却缺乏创新。值得猜想的是,机会主义者会有运气等到下一个机会吗?长期主义者又应该如何更灵活和更有战斗力的面对接下来的战争? 趣店和乐信,故事还在继续。 *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。应受访者要求,刘威、张林为化名。
更多